三大运营商论道网络重构:掀开SDN/NFV的神秘面纱 - 讯石光通讯网-做光通讯行业的充电站!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
三大运营商论道网络重构:掀开SDN/NFV的神秘面纱

摘要:以SDN/NFV技术为代表的网络重构,已经成为通信业的共识。但是,电信网络在性能、可靠性、运营维护等方面的高要求,注定了重构无法一蹴而就,IT厂商以开源技术变革传统的通信产业链,也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。

  ICCSZ讯  以SDN/NFV技术为代表的网络重构,已经成为通信业的共识。但是,电信网络在性能、可靠性、运营维护等方面的高要求,注定了重构无法一蹴而就,IT厂商以开源技术变革传统的通信产业链,也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。

  在近日举办的“GNTC全球网络技术大会”上,三大运营商的知名专家登台演讲,阐述了运营商对网络重构的最新态度,以及相关工作的进展。对SDN/NFV技术在网络重构中的应用和价值,均表达了清晰的见解。

 联通唐雄燕:虚拟化层没有引入IT厂商

  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首席专家唐雄燕说,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”。对网络重构来说,5G即将来临,使得网络重构的驱动力更强,云计算、AI和NFV等技术发展,也为网络重构奠定了技术基础。“网络强国战略”的实施,则是政策层面的一大利好因素。

  唐雄燕

  但是,对运营商来说,日子有点难过。5G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超过3G和4G的巨额投资,回报却充满未知因素;网络重构也给运营商带来了技术、管理、人才等方面的挑战。“通信行业未来要可持续发展,一是要降低成本,再就是要增加新的业务收入来源,这一切都需要有赖于网络转型和重构。”

  唐雄燕表示,中国联通早在2015年发布网络重构白皮书,2016年是技术试点年,vBRAS、VDS、VMRC、UTN、VCPE等,这些试点工作在各个省公司层面开展。2017年则是商用实践年,中国联通已经开发了几个应用实践,一是在广东基于UTN推出的智能专线业务,二是三层解耦的虚拟化NB-IoT核心专网。在企业领域,也推出了云网协同的产品。

  唐雄燕认为,网络云化是网络重构的基本目标,将网络节点DC化,构建以DC为基础的云化基础网络。运营商通常会分为三层,区域DC、本地DC和边缘DC,其中边缘网络又分三层,构成边缘云的架构,并成为运营商的产业合作平台。据透露,中国联通在区域、本地的大型DC已经在建设,边缘云的工作刚刚开始。

  作为网络转型的一大实践,中国联通今年计划建设虚拟化NB-IoT核心专网。唐雄燕表示,这个专网分了八个大区,其中三个大区在做三层解耦的工作,但还没有实现真正的解耦,没有建成统一的云。同时,端到端的厂商比重依然很大。“我们既使在虚拟化层,也没有引入IT厂商,因为IT厂商一旦招投标,他们对运营商的理解有一些问题。”

  电信陈运清:网络不能为了演进而演进

  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副院长陈运清表示,原来运营商重构是技术驱动,现在有了行业云的拉动,商业驱动价值非常明显。云网融合,蕴藏着极大的发展空间。互联网公司例如亚马逊、Google、阿里,其云服务也开始走向云网融合,作为电信运营商,美国AT&T和日本NTT是标杆,中国电信的公有云排名在中国市场仅次于阿里,提供具有自身特色的云网融合服务。

  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云网融合也分三个阶段。其一是数据中心内部网络互联,其二是数据中心之间的组网,其三是混合云。陈运清说,云网融合过程中出现了很多新技术,“原来我们认为SDN、NFV无所不能,但在实践过程中,我们发现SDN的复杂性使得它的应用场景是加以挑选的,而不是在所有的场景都有效,过于复杂场景应用代价太大。NFV入云的过程也分阶段,很多关键环节未必能用NFV技术完全实现。”

  陈运清

  “无论用什么样的技术,必须要带来商业价值,否则这项技术没有持久的生命力。”陈运清强调,云网融合是智能连接的核心,而智能连接是云网融合的根本,技术和商业的双驱动,才能成为电信运营商网络演进的价值空间的所在。不能为了演进而演进,也不能为了追求某个技术创新而演进。

  陈运清总结,要实现云网融合的核心能力保障,应该从五个方面促进网络的演进和发展,包括综合的智能编排、网络有效性、网络扩展性、NFV入云,最后是云的安全保障。

  移动段晓东:5G是软件虚拟化网络

  中国移动研究院网络技术研究所所长段晓东指出,网络重构可以用三个字母概括,就是“IOF”,I是基础设施,O是网络编排,F是下一代网络。在I层,中国移动构建云化基础设施,把整个网络分为两层,第一层是核心的电信集成云,第二层是边缘的电信集成云。据估算,核心电信集成云是百数量级,边缘电信集成云将达到数千数量级;如果长期发展,可能会突破三千、五千数量级,共同构成未来网络的核心基础设施。

  在O层,中国移动对ONAP寄予厚望,近期还在广州做了一场小型发布会配合ONAP发布第一个版本“阿姆斯特丹”。“我们把ONAP视为未来编排的管理系统,以及未来网管系统的核心部件。自动化只是ONAP第一阶段,第二阶段很快会走向智能化,根据智能的分析,提供各种各样自动化的脚本,配合自动化使网络实现自主编排调度,这也是编排概念引入SDN、NFV领域中非常重要的要求,我们认为这个案例给业界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参考。”段晓东表示。

  段晓东

  F层最重要的业务是5G。段晓东说,网络重构必须跟5G协同发展,可能现在觉得SDN、NFV很复杂,但到了2020年时会看到SDN、NFV引入网络很容易,因为5G是站在一个很高的起点来设计网络架构。5G首先是软件虚拟化网络,中国移动已经基本确定,会用全软件化的核心网来构建5G网。此外还包括SDN、通讯协议、网络切片、转控分离、边缘计算等方面的变化。

  段晓东强调,5G将在2020年商用,2019年要做规模部署,2018年很多基础设施都要准备好,留给业界的时间窗口很短。“下一代网络很迫切需要全面推动,希望能够赶上整个网络演进的步伐,在5G时代实现未来网络和下一代移动网络的融合。”

      作者:刘定州

【加入收藏夹】  【推荐给好友】 
免责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讯石光通讯咨询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光通讯咨询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※我们诚邀媒体同行合作! 联系方式:讯石光通讯咨询网新闻中心 电话:0755-82960080-168   Right